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06章 王宫夜话

作品:我体内有仙府洞天|作者:兰太白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9-22 00:22:16|下载:我体内有仙府洞天TXT下载
  “少主,当时在你身边阴尸宗的人,只有大弟子马天保,可是他已经陨落。”

  “我们又找了其他阴尸宗的人包括他们的筑基期长老,询问那个叫丰超的弟子,可是他们都说丰超在内门之中普普通通,没有什么很深的印象。”黑影说道。

  “我是要你们调查那个丰超吗,明显是有人易容冒充他,是找出那个冒充之人!”夏子游冷哼道。

  “老奴明白,可是就是因为丰超太过普通,对方冒充他很显然是随机的选择。”

  “这样就很难查出对方的底细。”黑影此时,叫屈起来。

  “如果那么好查,要你们干什么?”夏子游怒道。

  “是是,少主。”黑影忙不迭的点头。

  “可以确定对方是六大宗门弟子中的一份子,他会不会已经死在禁地里了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

  “他这样的人不会那么容易死。”

  “不是有几个正道宗门的弟子最终从禁地里幸存了吗,把他们找出来。”

  “他肯定就是这几个人其中之一。”夏子游冷笑道。

  黑影连忙答应。

  气氛一阵沉默后。

  “另外,你网罗的那些本地散修靠得住吗。”夏子游又问道。

  “少主放心,我只是以我们魔宗联盟使者的身份拉拢他们,替我们办一些小事罢了。”

  “主要是作为我们的眼线,搜集南庆国这里正道盟的动向等情报。”

  “不会将少主的大事透露给他们。”黑影躬身答道。

  “那就好,这些人首鼠两端,我们核心的事情不要让他们参与。”夏子游点点头道。

  与此同时,侧王妃的寝宫。

  南庆国主则是面带痛苦地躺倒在床上,脸上黑气不断闪过,这个病发作起来,头痛欲裂,精神萎靡,这几个月来让他苦不堪言。

  一旁的侧王妃满脸担心的在一旁伺候着,用手指给他轻轻的按摩脑门。

  过了一会儿,南庆国主的脸色稍好了一些。

  “爱妃,这段时间来,委屈你了。”

  南庆国主转过头看着侧王妃,带着一丝歉意说道。

  “只要夫君好过一些,臣妾受点委屈没什么的。”

  “只是枫儿他……”

  侧王妃露出泫然欲泣的样子。

  让南庆国主脸上更显出一丝爱怜。

  “我让你们娘儿俩迁居到邺城,也是为了避一避丹妃的锋芒。”

  “你知道,她是楚国宗室的郡主,即使我也要让她三分。”

  “如今我自觉时日无多,才召回你们娘儿俩,商议立储之事。”

  南庆国主叹了口气。

  本来国君之位是传给大王子,也就是正王妃,只是国主这几个月来感觉大王子有些不对劲,才动了召回侧王妃和小王子的心思。

  “夫君正值春秋鼎盛,怎么会时日无多。”

  “只是一时的微恙而已。”侧王妃安慰道。

  “我身体自己清楚,这样下去恐怕是坚持不到下个月了。”

  “今日所请来的这些世外高人,看样子也是对我的病束手无策。”南庆国主苦笑道。

  “其实夫君,有一件事,臣妾一直想禀报与你听。”侧王妃犹豫了一下说道。

  “爱妃但说无妨。”

  “夫君命禁军护卫我等归京,路上遇到了袭击,我们娘儿俩差点丧命。”

  侧王妃说完。

  南庆国主一阵默然。

  作为一国之君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妃子车队被袭击之事,就连王宫中的太监都能猜到是谁指使的,但是这层窗户纸不能捅破,也没有证据。

  即使有证据,现阶段他也不大好做什么,正王妃也就是丹妃,背后的势力太强大了,实际她进宫完全就是楚国安排来监视自己的。

  侧王妃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她话语里重点并不是告状。

  “最后承蒙一位仙师出手相救,我们娘儿俩才保住了性命。”

  侧王妃的下一句话,顿时让南庆国主一惊。

  “这是真的?”

  “你确认那是仙师?”

  侧王妃组织了一下语言,将土地庙之事原原本本地说与了国主听。

  后者是目瞪口呆。

  良久之后,他突然想起什么。

  “爱妃,这位仙师在哪,能否将他请来为我治病?”他一把抓住侧王妃的手臂。

  “夫君,其实这位仙师你已经见过了,并为你把过脉。”

  “张榜告示天下也是他的主意,为了掩人耳目。”侧王妃说着。

  “仙师说了,你的病是中毒,他能治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南庆国主半信半疑,他的这位爱妃从不骗自己,但这事也太离奇了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  随着一身淡淡的话语,一个身着道袍的青年男子鬼魅般出现在房间内。

  “你是谁!”南庆国主吓了一大跳,外面那么多侍卫,不乏先天境的高手,居然没有一个发现对方,这如果行刺他,岂还有命在?

  不过他定睛一看,立刻一愣。

  “道长,是你?”他认出对方,正是今日在大殿最后一个替他把脉的那位青年道人。

  “夫君,这就是我向你提起的那位仙师。”侧王妃说道。

  “你……”南庆国主半信半疑,今日这位道长替他把脉时,他确实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。

  但对方不是说也无法确定病因吗?

  “闲话少说,我不能久留。”方翰打断他。

  “我是正道盟的修仙者,也是你们口中的仙师。”

  “直说了,你是中了毒,中了魔门的阴毒。”

  “而且你的大王子,应该也不是你原来的那个儿子了。”

  方翰直接开门见山。

  “你也早应该觉察到了你的大王子的不对劲,对吧。”方翰淡淡说道。

  南庆国主脸色变幻不定,作为一国之主,他的阅历何等丰富,已然早看出自己的大儿子虽然表现的很正常,但实际就像是变了个人。

  “实话和你说,他是被夺舍了,现在占据他身体的是一个魔修。”方翰说道。

  南庆国主一脸迷茫,夺舍是什么意思,魔修他知道应该就是那些走魔道的仙师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。”身为一国之主,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别人。

  “你没有选择,只能相信。”

  方翰单手一掐诀,顿时一阵青光从他袖中幻化而出,落在了南庆国主的身上。

  紧接着一股生命气息在他体内弥漫开来,南庆国主马上感觉到全身一股暖洋洋的,舒服地几乎让他哼出声来。

  肉眼可见的,一道微不可查的黑气,正在从他的太阳穴之中抽离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