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善街小说 > 玄幻小说 > 赘婿归来 > 正文 第一章 修真归来

正文 第一章 修真归来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?”  

    陈凡睁开眼,眼神还有些恍惚,千载道行如镜花水月,在眼前破灭,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,眼前,一间白色的病房,雪白的墙面,鼻子间,是淡淡刺鼻的药水味。  

    “这里是,……,地球?”  

    陈凡一阵茫然。  

    陈凡曾经是地球上一个大学学生,情场失利后,醉酒被车所撞,所幸被师尊“李万姬”所救,带回了北劫星修炼,陈凡从一个小小的修士,一步步修炼,最终走到了“真人”的境界。  

    弹指间,可崩裂山河。  

    掌控生死,天道之下第一人,即为,真人!  

    只可惜,域外七大真人出现,围攻北劫星,抢夺一卷“太上篇”,陈凡和师尊李万姬双双战死,死于上古“杀神阵”之中,最终灰飞烟灭,李万姬惨死陈凡怀中。  

    想到师尊花颜凝固,陈凡脸色悲痛。  

    想不到,上苍还给陈凡一次机会,让陈凡回到了地球,再活一次。  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  

    一旁,一个弱弱的声音。  

    陈凡愕然,扭过头看去,手边一个病床上,奶声奶气的孩子,看起来不到四岁,穿着白色的病号服,脸色苍白的令人触目惊心,头发焦黄,稀稀疏疏,根本没有几根。  

    莫萱正冲着陈凡轻声的道,语气很是畏惧。  

    那个眼神,好像很害怕陈凡。  

    “爸爸?在叫我?”陈凡一愣。  

    陈凡这才意识过来,自己穿越到一个男人身上,而这男人还有一个四岁的女儿,这是一家医院,这男人正守在这病床边。  

    陈凡目光一扫,病房里有三个病人,左边病榻上,侧卧着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,右侧一个妇女,四十几岁,在挂吊水。  

    “我说莫萱她爸,我说孩子都饿了,你不给做饭,好歹先削个苹果吧。”一旁那妇女厌恶的道,“彤璎她天天加班到半夜,中午还要来给你们爷俩送饭,你说你一个大男人,整日游手好闲,燥不燥的慌?”  

    那妇女翻着白眼。  

    看着陈凡,好像在看着一个不学无术的垃圾。  

    “这是在说我?”陈凡稍微一愣,平时谁敢如此触犯仙尊,早就被陈凡门下弟子给剁成肉泥,但眼下刚刚穿越过来,陈凡竟然记忆一片空白,就是连“这个人”应该叫什么,都一无所知。  

    陈凡目光一转,在桌子上有一篮苹果,陈凡下意识拿起水果刀开始削皮。  

    这是我女儿?等会,那岂不是说,我还有个老婆??  

    也就是刚才这口中的“彤璎”?  

    陈凡张大了嘴。  

    陈凡身为真人,在北劫星上修炼了千载,只跟师尊相依为命,即便有女人,也应该是娶师尊,这会却凭空冒出来一个“老婆”?  

    恍惚间,陈凡“啊”了一声,原来是自己不小心,割伤了手指,陈凡贵为真人,上千载不曾亲自削过一个小小的苹果,这会刀法自然是有些生疏。  

    何况陈凡刚才还在走神。  

    手指上鲜血直流。  

    “啊,爸爸受伤了!”小囡囡立马爬过来,吮吸陈凡的手指,一边道,“麻麻说过,这么吸一会,手指就不疼了,不流血了。”  

    陈凡心头莫名暖化,这是身为真人以来,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。  

    “你看你还不如死了算了,连削个苹果都不会,像你这么废物的男人,我还真是没见过。”  

    “彤璎也是瞎了眼了,那么好一个姑娘,竟然会嫁给你!”妇女爬了起来,恨铁不成钢,憎恶的推了陈凡一把,从陈凡手里夺过那苹果和水果刀,给囡囡削起苹果。  

    这妇女嘴巴虽然刻毒,但心地却是善良。  

    陈凡拧了拧眉,这会也意识过来了,自己这个身体的主人,很不受人待见啊。  

    一个不务正业,废物的男人?  

    而且还靠老婆养着?  

    陈凡立马就推测出了这几点。  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就是陈凡,也厌恶这种男人,不一会,这苹果皮就像线条一样落了下来,而陈凡之前削的地方,则是坑坑洼洼。  

    “莫萱,给。”妇女削完,递给小囡囡,小囡囡甜甜的道,“多谢徐阿姨。”  

    “哎,囡囡真乖。”徐阿姨摸了摸囡囡的头,又回了床上。  

    想了想,陈凡翻了翻一旁的病历,只确信,这小女孩叫“莫萱”,自己的女儿,莫,那我应该也姓莫,至于这人的老婆,陈凡沉吟了一下,一会离开,要不要和那人摊牌?  

    但陈凡考虑到,自己这穿越过来,仙语里讲,这也算极大的仙缘了。  

    而且就眼下这情况,陈凡这一走了之,这一家人怕是都活不下去,于是陈凡问道,“囡囡,你这是哪不舒服?”  

    身为真人,这地球上的绝症,在陈凡眼里也不是问题。  

    即便是死人还剩一口气,陈凡也能救活!  

    地球五大中医世家,加起来不及陈凡一人医术的万分之一!真人,同样也是医道大师!  

    “爸爸,囡囡哪都疼。”莫萱抱着膝盖,吧嗒吧嗒的掉眼泪,小小年纪,看的陈凡也有些心疼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脉相连的缘故。  

    “莫萱她爸,孩子是白血病,你说她哪不舒服!”徐阿姨愤愤不平的道。  

    白血病?陈凡一惊。  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。”陈凡沉吟一下,不由分说拉过囡囡的小手,两根手指,娴熟的搭在囡囡的脉搏上,一股真人气度,宗师风范,仿佛都浮现而出,陈凡稍稍闭上眼睛。  

    “爸爸,你这是在干什么呀。”囡囡瞪大眼睛。  

    “还真是白血病,五脉不畅,血气僵化,癌毒入骨,不过也不是不能治。”陈凡旋即舒展开了眉头,区区小病,若是陈凡还有真人实力,拂袖间就能治好。  

    不过,眼下嘛。  

    “我大概要恢复到筑基的实力,再配合源纹的手段,应该也能治好,不难!”  

    陈凡沉吟,缺的就是实力,只能修为恢复些许,治好这病的把握,十成十!  

    “你在那装什么中医大师!”看这酒鬼,死赌徒,一无是处的废物男人,这会两根手指搭在囡囡手上,好像装一个世外高人一样,徐阿姨怒急攻心,“我是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,你有这时间和力气,还不如出去找份工作,让彤璎少辛苦一下。”  

    “去工地看看门,一个月也有一千八呢!”  

    陈凡睁开了眼,没有争辩,陈凡知道这人其实是好心,这个废物男人在的时候,多亏这妇女多有照顾,这男人挨这种骂,咎由自取,陈凡不会解释。  

    “谁是莫萱家属,该交住院费了。”门口,有一护士冰冷的道。  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凡点头,接着微笑道,“囡囡不怕,可以治好的。”陈凡拍了拍她的头,以示安慰,这是真人做出的一个承诺。  

    “真的吗。”莫萱一下子瞪大眼睛,拍着小手,欢喜的道,“麻麻也是经常和囡囡这么说的呢。”  

    “切,还治好……真没脑子。”一旁床榻上,传来徐阿姨小声的嘀咕声。却故意压低了声音,不敢让莫萱听见。  

    “一共五千,请一次性结清。”护士不耐烦的道,“你们已经拖欠很久了,如果再不结清,我就要赶你们出去了。”  

    “行。”陈凡沉吟了一下,下意识摸口袋,一共三个硬币,一张信用卡,只是这里面有没有钱?密码又是多少?  

    陈凡深深无奈,要弄点钱,这易如反掌,只是需要点时间。  

    陈凡只要稍稍透点实力,世俗之人上千万,上亿也会拱手送来。  

    “你拿这张欠了几万的信用卡干嘛,指望里面能刷钱吗?”小护士抱着手冷笑着道,这废物男人还在这装!小护士嘴角扯出一抹嘲讽,这种男人,死了算了,赌博,游手好闲,一想到这人,小护士觉得自己那在写字楼里一个月三千块的男朋友,都比这个体面的太多!  

    小护士打骨子里一脸厌恶,彤璎那么漂亮的女人,嫁给富二代、豪门都不过分,怎么就嫁给了这种人?  

    “这里面还欠钱?”陈凡震惊了一下。  

    这家庭的处境,真的是不容乐观啊。  

    陈凡站起来,正想办法,病房外边,一阵骚动,好像有什么大明星来了一样,无数目光,一下子都瞩目了过来,伴随着一些牲口的声音,“握草,这妞好靓。”  

    “这是哪个网红还是明星来了?”  

    “还提着两个饭盒,这是来看人了吧?我要有这样的女朋友,我能幸福的昏死过去,绝对是校花一样的颜值啊。”  

    “……”  

    陈凡扭过头看去,门口一女人,白的晃眼,从下到上,都是修长白嫩的大长腿,穿着ol制服,白领,气质绝佳,冷艳逼人的就好像是从电视剧里走出的大明星。  

    难怪这门口,会有那么多牲口在吹口哨。  

    这就是彤璎?  

    陈凡有些不敢确信,“自己”这么废物的一个男人,竟然会有这么漂亮的一个老婆?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这女人挽了挽头发,径直向着陈凡走来,却看都不看陈凡一眼。  

    囡囡张开手,开心的道,“妈妈!”